月下

口红 啤酒 面包

【蔺靖】颠鸾倒凤(黑白鸽一起啄琰琰,一发完)

需转

一握灰:

警告:3P,黑鸽/琰琰,白鸽/琰琰


注释:黑鸽是从另一个平行世界穿越过来的。为了区分两只鸽子,文中称黑鸽为蔺卿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      萧景琰执一枚白子,眸光散在星罗纵横的棋盘上,久未落手,不知在思虑什么。料峭春风穿堂而过,拂过煌煌烛火,荡开满室缥缈茶香。  


  与他对弈之人左手支颐,右手把玩着一柄玉如意,不时轻敲竹簟。他半阖着眼,似睡非睡,直到皇帝落罢子,方才抬眸轻扫棋局,蹙眉道:“昔日吴相顾雍闻丧子之讯,以爪掐掌,血流沾褥,亦未辍棋。陛下既无心与某手谈,又何必空耗光阴?”  


  说罢,甩手撂下如意,搅乱了满盘玲珑棋子。 


  黑白玉石滚落到跽坐的皇帝膝边,如珠落银盘,折射出点点烛光,照亮了天子眼瞳里的氤氲雾气。他望向面露不快之人,喉头微动,语出沙哑:“蔺卿……” 


  “蔺卿?”那人奚落一笑,捡起了如意,隔着棋盘伸过去挑起皇帝的下颌:“不叫蔺郎了?”


  萧景琰抬手挥开,鹿瞳微瞪,显出几分天子威仪来:“分明是你戏耍在先,如何又怪我。” 


  如意滑落到他的胸口,卷云头撩开虚掩的衣襟,冰凉的器物贴上了温热的肌肤,徐徐游移。“此言差矣,某不过是换了件衣裳,便被陛下错认成了旁人,何其心寒啊。” 


  皇帝恼他颠倒黑白,又争辩不过,再次推开在心口点弄的物件,不料那玉如意顺势一拐,掇向了他的灵墟穴。萧景琰仰身躲避,却忽然僵住身体,软下了腰肢,颓然倾倒。


  “陛下万金之躯,怎可委卧于地,恕某斗胆,这就扶陛下去榻上歇息。”那人起身绕过歪斜的棋盘,俯觑着衣衫凌乱,伏地低喘的帝王。  


  萧景琰心中纵有千般难堪,还是任由自己被抱了起来,他低垂着眼,面色如霞,修长十指攥紧了衣袍,也难抵体内的阵阵热潮。  


  究竟缘何到了这般境地?皇帝也甚是莫名。  




  酉时他自前朝回来,甫一入寝宫便见着有人立在廊上,白衣当风,轻袍缓带,春阳已落还拿着把扇子摇来摆去。  


  “蔺晨?”他有些惊讶,这人昨日还来信说尚有三日才能赶回金陵,怎的这么快就到了。  


  白衣公子迎了上来,眉宇带笑:“景琰今日晚归了,叫我好等。”言罢,牵住了帝王微凉的手。 


  萧景琰想着这人定然又是星夜兼程地赶路,心下一暖,随其步入殿内,道:“我在丹熙阁看到一样东西,耽搁了时辰。” 


  “什么宝贝勾了你的魂?”蔺晨挥退宫女,亲自烹起茶来。 


  萧景琰瞧着他的动作行云流水,飘逸洒脱,不觉看入了迷,回神时面上有些赧色,忙道:“丹熙阁内存有一卷古籍,其上所载或可解蔺卿之谜。” 


  此蔺卿所指的并非蔺晨,而是另有其人。此事说来太过荒诞,数年前有一人忽然出现御苑内,非但长相和蔺晨毫无二致,竟也姓蔺名晨,就连讲述的过往经历乃至家族秘事都和蔺晨如出一辙。经过验证,此人既非易容也非削骨搓皮,乃是实打实的天塑之貌。他自言一夜好梦之后醒来便身处此地,自己也甚是不解。平日里为了区分两人,便称其为蔺卿。 


  萧景琰见这人处处透着古怪,又处处不似贼人,便暂且将人扣在了宫内,这一留便是三载,又牵扯出了诸多纠缠…… 


  蔺晨筛茶的动作一顿,抬起头:“哦?说说看。” 


  萧景琰自袖中取出一方帛书,展在案几上:“这上面言道‘八荒之外有国名镜,内有民,形容举止似你我,然非你我’,想来他便是从这镜国流落至此的。”  


  蔺晨取过帛书细细观看,眸光微闪,道:“景琰作何打算?”  


  皇帝面露忧色,叹了一声:“且不说这寥寥数字是真是假,就算是真的又如何,八荒之外是何处,又如何去?况且……”那人也不见得愿意离开。 


  蔺晨将帛书折了几折,又道:“对此事你倒是格外费心。” 


  皇帝见对面之人神色有异,以为是在吃味,忙道:“蔺卿的来历终归是个谜,早日探明,我们也好早日放心。”  


  白衣公子闻言一笑:“景琰用心良苦。”言罢,抬手将帛书投入烹茶的火炉内,焚了个一干二净。 


  “蔺郎?”萧景琰不明所以,好端端的怎就变脸了。


  那人再抬眸时,虽仍是笑着,眼底的柔情却都化作了戏谑,平添几分阴骘,轻声道:“陛下唤某什么?” 


  皇帝心下一惊,万没想到自己竟认错了人,不,分明是他故意扮作蔺晨,存心逗弄。“你怎么……”萧景琰欲言又止,蔺卿虽长相和蔺晨一样,脾气却大不相同,性子阴晴不定又城府深沉,他平素里喜着玄服,今日忽然换了白色锦袍,又故意学起蔺晨的行为举止,竟也一时难辨。 


  蔺卿见萧景琰睁大双眼,如临大患,竟笑出了声:“陛下为某查阅古籍,此番辛劳没齿难忘,怎会生气?” 


  萧景琰被笑得背后发凉,心道这人向来口是心非,此刻定是气得很,偏偏他惯来不会哄人,直愣愣道:“是我不好,要如何你才消气?” 


  那人端起茶抿了一口,不咸不淡道:“陛下若有心,便与某对弈一局吧。” 


  如此容易?萧景琰虽心下有疑,还是吩咐宫人取了棋具。或许对方当真心情上佳,不同自己多做计较呢。 


  异想天开。


上车:


不老歌:http://bulaoge.net/topic.blg?tuid=110529&tid=3191790#Content


袖底:http://www.gcslash.com/thread-5311-1-1.html
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5719140280/E3AaZruNN?




  在终于能够入睡前,一个念头隐隐约约地闪过皇帝的脑海:不知在镜国,是否也有一个萧景琰……




  【完】


  


P.S,批发肾宝,客官来一桶吗?


        黑鸽本来只是想扮作白鸽戏弄琰琰,结果琰琰非但没有认出来,还叨叨什么找到黑鸽的来源了之类的,黑鸽以为对方是想送自己回去——其实后面他一想就明白琰琰根本不是这个意思——然而当时还是生气啦。


        白鸽回琅琊山办事,本来能尽早赶回来的,结果绕路去买了碧玉糕,耽误了,回来就看见黑鸽又在欺负琰琰,气得碧玉糕都顾不上吃了!


        黑鸽好带感哦,要爱上他了(。)不行不行,不能走上邪路,我们白鸽也是顶好顶好顶好的!







徐磊简直气的我胃疼,我从未见人如此不尊重自己的作品

明楼的五十个秘密

写的好棒

握靳怀瑜:


1、明楼经常戴眼镜,因为他觉得这样别人就猜不到他在想什么了。


2、但他其实一点都不喜欢戴眼镜,因为他觉得的一戴上眼镜鼻梁骨就不舒服。所以后来就不戴了。


3、明楼还没去巴黎的时候经常在学校里演讲,还有一大批粉丝。


4、只是后来他们都死了。
在战场上。


5、明楼一点都不喜欢硝烟弥漫的战场,他向往着和平。但是如果需要他总是冲在最前面的一个。


6、明楼每天晚上都会做梦,所以他总是睡不好。


7、但是他从来不说梦话。


8、明楼小时候经常踢被子。那时候大姐总会半夜给他盖被子。


9、大姐走的那天晚上,他抱着大姐的照片在书房睡着了,迷迷糊糊的呢喃着“姐姐,我冷”,可是再也没有人给他掖被子了。


10、明楼几乎没有妈妈的印象,有时候想到,就觉得,应该是和姐姐差不多的吧


11、明楼特别挑食,但他从来不做饭。


12、其实他厨艺还不错。


13、明楼经常支开阿诚然后自己买糖吃。因为会怕有人笑话他。


14、明楼其实不喜欢喝酒,他喜欢喝咖啡。因为可以加很多的糖。


15、其实明楼很瘦。但是有一次阿诚说他胖了更像剥削劳苦大众的资本家,于是他想了想,没减。


16、明楼从小就很聪明,长相帅气又聪明懂礼,学习成绩名列前茅。是传说中最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。
17、尽管如此全能,但明楼还是不会打领带。明镜说这就是标准的大少爷毛病。


18、  其实明楼胆子很小,甚至会被开香槟的声音吓一跳。 


19、明楼其实不太讨厌明台的面条。


20、明楼年轻的时候偷偷到戏园子里唱过戏,扮相很英俊,眉目凛然,唱腔华丽。只是很快就被大姐抓回来了。有时候会有人想起多年前那个令人惊艳的年轻人。


21、明楼不喜欢算自己的年龄。爷永远十八。


22、明楼的声音很好听。大家都这么说。


23、明楼撩妹技能很高超,虽然他不是有意的,但效果总是出乎意料的好。


24、明楼不喜欢养小孩,只喜欢逗小孩。


25、明楼最喜欢下雨天。尽管每次下雨都会有事。


26、明楼和王天风在军统的时候是领导者。但王天风基本不会听他的话。


27、王天风说他冷血,明楼一直不承认。但他知道他说的对。


28、明楼一直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大姐。


29、明楼很多年前就以为自己要死了,但是他活到了现在。他有些失望的说。


30、明楼一直认为“逝者幸于生者”。因为只有生者,才会体会到生离死别。


31、明楼喜欢吃肉。而且无肉不欢。


32、但是不喜欢吃鱼。因为太麻烦。而且容易掉。


33、明楼容易失眠,稍微有点动静就会被惊醒。但军统训练班的教练认为这是一件好事。即使明楼总是因为睡不着而头痛。


34、明楼其实很怕冷。他的衣服总是厚厚的,裹得很严实,而且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穿小背心。


35、但是他仍然喜欢下雪。他喜欢看雪花飘落的样子。


36、明楼在天冷的时候喜欢赖床。而且会有起床气。


37、明楼是个工作狂。但是他通宵工作的时候不喝咖啡,只喝浓茶,而且一定要是热的。


38、明楼喜欢吃咸豆腐脑。虽然他爱吃甜食。


39、明楼其实没骗汪曼春。他还是很喜欢她。而且一直都没变。


40、喜欢明楼的女孩子一直很多,但明楼喜欢的已经不在了。


41、大家都认为明楼是个斯文的学者。因为见过他不斯文的时候还能顺利活下来的人只有阿诚和王天风。


42、虽然大姐他们有时候会欺负明楼,但他们知道,在家里,明楼永远是默默站在家人前面保护他们的人。


43、明楼不是不会累,只是需要他守护的太多了。他只能咬牙坚持住。


44、明楼害怕死亡。不是怕自己,而是怕周围的人死亡。怕守护不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和事。


45、明楼想的很多,唯独忘了多想想自己。


46、明楼的日语很好,但他只说汉语。我的语言,我不说还有谁会说。


47、明楼一直认为自己这种连亲人都算计的人是该下地狱的。直到他遇到一个算命先生。
他说你之所以下地狱是因为,
重。


48、明楼有时候会觉得这个世界根本不需要自己。当他看到报纸上自己的脸被画了一个大叉的时候。


49、 虽然前方很渺茫,道路也很黑暗,但是只要明楼决定了,就会不回头的走下去。哪怕因此献出生命。
只要将来有一天,我所爱的人,可以生活在阳光下。


50、明楼经常会想起一家人在苏州的时候。
那是他一生中色彩最艳丽的一段日子。
那样好的日子,今后没有了。
再也没有了。


番外一则:
很多很多年后,明楼看到了那个叫李雪的导演拍的有关他电视剧,他觉得那个叫靳东的演员简直和他一样好看。

这张太好看了

好喜欢这种感觉

魚與花:

“——你知道我这双手,也是挽过大弓,降过烈马的。”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蔺靖】陛下他又背着包袱跑了

cynthia_小方中毒中:

!!!
特别可爱!!
一个景琰!脚上系着小铃铛!一动一晃!一动一晃!
白白嫩嫩的脚踝!
还是小时候皇兄送给自己那个!!
来自蔺晨的第一份♂礼♂物♂


穆穆不惊左右:



随意地摸了一个鱼,也就随意地看看吧……说不定等会看着太随意就删了



01


 


世人皆说琅琊阁主通晓世事,无所不知。


萧景琰打算试试。


他求的也不多,无非是敌军的一份兵力部署图。


这是他即位以来的第一个大动作,这皇位坐得如何,也得看这一仗打得漂不漂亮。


 


夜静无人时,萧景琰翻箱倒柜地找自己值钱点的家当。


他虽然远离江湖俗事,但也知道琅琊阁的规矩,没有平白得到的消息,自然要付出点代价。


萧景琰摸到自己龙榻前的一处凸起,沿着床沿敲了两下,龙榻发出两下蠢笨的机关声,紧接着就吐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暗格。


萧景琰撩起袖子把暗格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在床上,丁零当啷,煞是热闹。


一岁生辰时母妃送的银脚镯。


五岁时哥哥送的榛子形状的小金铃铛。


七岁时小殊送给自己的鎏金小宝剑。


十岁时考了第一名,太傅为了糊弄自己手写的文书……


写文书的绸缎镶了金丝,应该也算值钱。


他看着明黄被褥上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“宝贝”,把头发挠成个鸡窝,心里真是不怎么有底。


可这确实是当朝天子的全部家当,九五之尊的私房钱里最值钱的是个纯金小铃铛,说起来怕是谁也不信。


想到这,萧景琰拿起小铃铛放在嘴边狠狠咬了一口。


小金铃铛上立刻被咬出一排整齐的牙印。


嗯,是真的金子,皇兄没骗我。


萧景琰利索地把这些宝贝一股脑打一个包袱。


不管琅琊阁主如何刁难,自己也算是诚心相献,当朝陛下已经倾家荡产了,希望琅琊阁主能卖个面子。


 


 


02


 


萧景琰把宫中事务稍加打点,背上自己的包袱,一骑绝尘去了琅琊山。


琅琊一带钟灵毓秀,山雾缭绕间巍然一座琅琊山。


萧景琰的问题呈了进去,他听人说一般都得等上几天,就在山脚下住了一家店。


顺便盘算着要不要趁这几日闲的没事去岸口扛扛大包,赚点回去的路费。


没想到琅琊阁的人没过几个时辰就来回话了,说是阁主请陛下带着东西即刻入山。


 


03


 


萧景琰跟着小厮一路到了间竹亭边。


 


竹亭里有个白衣男子,正单手撑头摆着个海棠春睡的造型,一叠声地喊人:“吉婶呢?我饭还没吃饿着呢,给我煮碗粉子蛋!”


不远处有个老妇点头应了声。


男人袖子一挥,又跟上一句:“多卧两个蛋!”


带萧景琰进来的小厮以袖掩鼻咳一声,扬声提醒胖海棠:“阁主,人来了。”


萧景琰明显看见那个海棠春睡状的背影微妙地僵了一下。


原来他就是蔺晨。


 


蔺晨确实是僵了一下。


下一刻,便沉着脸坐了起来,冷着脸沉声道:“请陛下进来。”
仿佛刚才那个要多加两个蛋的人压根不是他。


 


蔺晨端坐亭中:“陛下带来了什么?”


萧景琰打开包裹,倒也没觉得寒酸。


他萧景琰一向如此,不屈意营私,不私相授受,行的端做得正,磕掺得理直气壮。


蔺晨面色沉郁地看着面前这堆破烂:“就这些?”


萧景琰目光灼灼地直视他:“就这些。”


“不是我说,小皇帝,”蔺晨看起来颇为为难:“这些不够。”


萧景琰低头看看自己小时候的银脚镯,目光一晃,瞥到蔺晨案前摆着的白玉香炉,旁边盛着满满一盘新鲜荔枝的圆盘都是鎏金的。


有些迥然。


蔺晨也不说话,就这么看着他,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在掌心。


“是萧某不自量力,叨扰了。”萧景琰开始动手绑包袱。


蔺晨不紧不慢地伸手摁住他的动作:“陛下别急,都好商量。”


摸到手了,爽。


萧景琰抬眼看他:“还有别的方法吗?”


为了表决心般,又跟上一句:“朕并非为了一己私利,此役有益于江山社稷,有益于苍生百姓,望蔺阁主指一条明路。”


蔺晨摆摆手,向后靠在身后的美人榻上:“蔺某半生游历山水,却还没有去过金陵,过几日便是花灯节,不知陛下可愿陪在下过个节?”


萧景琰当然说好,顺便在心里腹诽,这琅琊阁阁主怎么尽做些赔本的买卖。


蔺晨把他心里的腹诽猜得七七八八,倒也不说破,随手剥了个荔枝,送到小皇上嘴边:“陛下,吃吗?”


萧景琰迟疑片刻,但荔枝剔透水润的样子实在诱人。


嘴巴一张,吃了。


蔺晨搓搓手。


摸到小嘴巴了,爽。


 


04


 


蔺晨随萧景琰去了京城。


两人一同逛了金陵城。


萧景琰虽然生于金陵,但终究贵为皇子,到现在龙登九五,始终没有好好在金陵城里走上一遭。


集市上人来人往,很是热闹。


萧景琰矜持地端着架子,一副“朕不想看”“朕都见过”“朕才不好奇”的样子。


没过一炷香的时间,就开始支楞着脑袋东张西望。


蔺晨抄着袖子慢悠悠跟在他身后,但凡萧景琰看过一眼的东西,都通通买了下来。


一条街走到头,蔺阁主抱了满怀的小玩意。


“你怎么买这么多。”


“喜欢就买了。”


“买了也用不到。”萧景琰伸手拨拉蔺晨怀里那堆东西,竟然发现每件都异常眼熟,好像自己刚才都多看过几眼。


眼见着萧景琰脸要红。


蔺阁主若无其事地话锋一转:“那边有卖蟹粉小笼的。”
“哪里?”


吃完蟹粉小笼,萧景琰想起刚才那件事:“蔺阁主,你刚才买这些东西花了多少钱……”


“我刚才看见一个老奶奶推着小车卖糖芋苗。”
“哪里?”


吃完糖芋苗,萧景琰擦擦嘴:“蔺阁主……”


“这家糯米藕不要排队,快来。”


“哪里?”


 


两人那晚投宿在一间临河的客栈,推开窗就能看见窗外河上的画舫。


蔺阁主:“来两间上房。”


萧景琰赶紧拦着:“不用,一间就够,挤一挤。”


想他东征西伐这些年,几个人挤一张床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才没有必要花那个冤枉钱。


蔺晨和店主交换一个尴尬的眼神。


蔺阁主提前打点了整条街的客栈,拜托店主务必回答“小店只剩一间房”。


没想到萧景琰如此不落俗套,自己下套自己钻。


别人家的白菜被猪拱。


萧景琰自己迈着腿昂首阔步往猪圈里面钻。


拽都拽不回来。



次日醒来的皇帝陛下摸了摸身边已经凉透的床褥,在枕边找到了一卷卷起的兵力部署图。


 


三个月后,大军凯旋。


 


05


 


一年后,萧景琰又背着包袱去了琅琊山。


这次求的是社稷之策,朝堂上这几日为了番邦政策吵得不可开交,萧景琰听得脑仁疼。


他想来问问蔺晨的主意。


包袱还是上次那个包袱,破烂还是那些个破烂。


但这次皇帝陛下竟然还带着点惴惴的期待。


 


蔺晨折扇一摇:“好久不见。”


萧景琰揪着包袱上的小疙瘩,许是因为肤色原因,脸红得不甚明显。


这次蔺阁主提出的条件是,给蔺某讲讲陛下小时候的故事吧。


萧景琰一时间没反映上来:“啊?”


蔺阁主望着远山的缭绕云雾,怅然道:“山间岁月悠长寂寞,想跟人说说话,有时候也是一件难事。”


旁边的小厮眼观鼻口观心。


阁主,您平时在山里逮着个鸽子都能唠上两个时辰。


 


萧景琰看着蔺晨,想他洒脱外表下竟然藏着一颗孤独的心,恻隐之心大动。


这故事就讲得格外掏心掏肺。


从小时候被林殊用弹弓打屁股讲起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
蔺晨一边殷勤地给口干舌燥的萧景琰倒茶,一边在心里狠揍了一通梅长苏。


敢拿弹弓打琰琰屁股?


萧景琰的屁股也是你打的?


腹诽完毕之后笑得一派云淡风轻:“来,陛下,喝点茶,白毫银针,慢慢品。”


萧景琰接过来。


美人手持碧玉盏,简直美得不可方物。


不可方物的萧景琰低头看看手里的杯子,淳朴地笑笑,仰头一饮而尽。


蔺晨在心里没有原则地鼓掌。


真是个豪爽的美人。


 


06


 


又是一年后,陛下他又背着包袱跑了。


朝堂间风云暗涌,萧景琰一时间摸不清人心善恶,特来琅琊山请教。


 


蔺晨神色淡然:“这次换蔺某给陛下讲讲蔺某的故事吧。”


从大早上讲到月正中,萧景琰迷迷糊糊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
蔺阁主正直地屏退左右,四顾无人,把美人往肩上一扛,乐颠颠地回了卧房。


倒也没做什么,只是抱着睡一觉就觉得此生无憾。


这捏捏那捏捏,实在好玩。


 


07


 


再一年,皇帝陛下被逼婚了。


即位第四年还未立后,老臣们不断进谏,劝陛下早点立个皇后,稳定社稷。


叛逆大龄青年萧景琰回到寝宫,把小包袱拿出来背背好,骑着马又跑了。


此番他求的是姻缘。


 


只是没想到,这次竟然被拒之门外。


萧景琰在山下的客栈住到第七日,都没等到蔺晨的回复。


他终日惶惶地坐在客栈门槛上等消息,努力回忆到底是哪里招蔺晨不痛快了,怎么一直没消息。


倒是前前后后几十条街的人都知道这店里住了个好看的人,可惜看起来脑子不好,每天坐在门槛上,一坐就是一天。


 


第七日,萧景琰坐到客栈打烊,讪讪地垂着脑袋上了楼。


再不能拖了,明日就得启程回金陵。


他躺在床上,迷迷糊糊间觉得身边有动静。


皇帝陛下睁开眼,借着月色看见一个人披头散发坐在自己床边,一袭白衣,大秋天的还摇着个扇子。


 


08


 


“你坐我床边干什么?”
“陛下不是求姻缘吗?”


“是啊。”


“蔺某这就给陛下算算姻缘。”


蔺晨似乎对萧景琰的小包裹很感兴趣。


翻出小银镯子,吧嗒一声摁开暗扣,镯子放大一圈:“陛下,算姻缘的时候戴镯子吗?”


萧景琰抖一抖。


放下镯子,又摸出铃铛:“不喜欢镯子,要不戴铃铛?叮当叮当响,多好玩。”


萧景琰又抖一抖。


“不说话?那就是都喜欢?”蔺晨大方道:“好说好说,喜欢就都戴。”


 


正直的皇帝陛下,正直地半推半就,不正直地被人算了大半宿的姻缘。


 


 


09


 


后来很多人说起萧景琰,哦,那真是个好皇帝啊。


文治武功,宏图霸业,东风入律,盛世再现。


一生不曾立后,可谓鞠躬尽瘁,无愧江山社稷。


又有野史记载,哎呦,青史那些听听就得了。


你们不知道吧,萧景琰即位第四年带回宫了一个人,人家厉害着呢,算无遗策,无所不知。


 


所谓稗官野史,或者千秋功过,孰是孰非,万世苍茫罢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请支持正史。


【一个英俊的目录】


因为可能要删所以先不把它放进族谱里↑




《琅琊榜》原作中琅琊阁少阁主蔺晨出场纪录、台词摘要以及性格浅析

越来越喜欢鸽主了(^ω^)

凌琅🐧:

《琅琊榜》原作中蔺晨出场纪录、台词摘要以及性格浅析(全收录就太长了,摘了一些比较有趣的部分)


以出书版为准。


其实少阁主戏份很少哒……照目前电视剧的进度看,是把一些角色的戏揉到了少阁主身上。少阁主是浪荡不羁、游戏人间、风姿卓雅的公子形象,所以造型师给蔺晨加了个耳扣这点我个人很喜欢www


第一次出现蔺晨这个名字是梅长苏给飞流买发带


1.“那就买了。等我们办完事回去,给蔺晨哥哥看……飞流啊,你想不想蔺晨哥哥?”


 “不想!”


 “为什么不想?”


 “他坏!他逗飞流!”


蔺晨前期基本上是一个活在梅长苏台词里的男子,而且永远在逗飞流233


2.“我可以写封信给蔺晨哥哥,叫他以后不要再逗你,这样行吗?”


 “不要!”


(讨人嫌的少阁主hhhhh)


3. “我们飞流真可爱,等以后回廊州,也笑一个给蔺晨哥哥看好不好?”


 “不好!”


 “为什么?”


 “他坏!”


(少阁主 you badbad


4. “飞流啊,丢了就丢了吧,饭还是要吃的。庭生明天又不一定会问你这只小鹰,就算他问,你也不用真的告诉他弄丢了啊?忘了蔺晨哥哥是怎么教你的吗?不会说谎的小孩不是好小孩……”


(少阁主你怎么教的!)


5. “不正经的意思,就是指象蔺晨哥哥那样的。你还记不记得盟里的伯伯们经常骂蔺晨哥哥不正经啊?


(官方认证的不正经hhhh)


6. 梅长苏被他说的一笑,也点头道:“这话倒是真的。记得我第一次到药王谷去,那可是晕头转向,如果不是蔺晨带着,多半到这会儿还没走出来呢。”


(交际发,朋友遍天下,避世的药王谷他也很熟的样子


 

 第一次正式出场,在调戏小姑娘……


7.沈追哭笑不得地看着再次被塞过来的碎银,正要说话,旁边突然传来一个轻薄的声音。


 “小美人,这样的玉手可不能碰辛辣之物啊,来来来,我来帮你拣……”


 三人转头一看,只见街沿边被滚木撞倒的蔬菜摊旁。一个二八年纪的少女正在拣拾滚落地蒜头。由于被陌生男子搭讪,她顿时红了脸,虽是小家碧玉。细看确实是艳色惊人。


“真是美人啊……”蹲在她身旁的那个轻浮浪子,看穿戴应出于富贵人家。容貌其实生得还甚是英俊,不过一脸随时准备流口水的样子实在给他地形象减分,何况他接下来说的话更过份,“小娘子,请问芳名。你许了人家没有啊?”


少女羞红了玉颜,想要躲开,刚一转身,却又被那浪荡公子拦住了去路,“别急着走嘛,我是不会唐突佳人地,咱们聊两句吧?”


蔡荃实在有些看不下去,冷哼了一声道:“青天白日的,这位公子收敛一点。”


那浪荡公子桃花眼一挑。半侧过身子看向这边,口中道:“收敛什么?我跟小美人说话,你嫉妒么?”刚说到这里。他一下子看见了飞流,眼睛顿时一亮。(浪子必备,桃花眼……)


“哇。这位小兄弟也好漂亮。看起来身体很结实嘛,来。让我捏捏看……”


 蒙挚等三人眼看着那浪荡公子色迷迷凑了过来,伸手就想去摸飞流的脸,不由一齐挑了挑眉,心知马上就可以看到空中飞人的精彩表演了。


 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几乎眼眶坠地,只见飞流一双薄唇抿得死紧,全身发僵地站在原地,竟然就这样让那浪荡公子在他地脸上轻轻地捏了一爪。


 “呵呵呵,飞流好乖,好象又胖了一点,我早跟长苏说过了,叫他不要那样喂你,喂胖了就不漂亮了……”浪荡公子正说着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去,跌足叹道,“小美人呢?跑得真快……好久没见过如此璞玉了,可惜啊可惜。”


 “那边!”飞流指了指一个方向。


 “啊,还是我们小飞流最好了,那我追小美人去了,你去跟长苏说,我可给他带了一份厚礼来,他一定高兴。晚上咱们再见。”说完轻扇一摇,拔足就飞奔远去。


 (第二次出场)


8.“宗主在南屋病人那里,你快过去吧。”甄平冲着窗外道。


 “你们帮我叫吉婶煮碗粉子蛋过来,我还没吃晚饭呢……”最后那几个字的尾音已经模糊,飘啊荡的飘向了南边。


(轻功不错)


9.梅长苏正在聂锋床前坐着,卫峥陪在他身侧。蔺晨一进来,他就头也不回地微笑道:“聂大哥,蒙古大夫来了,让他给你诊诊脉,听听他怎么胡说八道吧。”


 “太过分了,你一封书信,我跑断了腿从南楚跑过来,结果就这待遇?”蔺晨垮下双肩,摇头叹道,“过云南的时候,聂铎哭着闹着要跟我一起来,为了帮你摆平他我容易吗?今天也是,辛苦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。”


(随手抹黑同僚)


10. 蔺晨深深地看他一眼,似要说些什么,但最终还是耸肩一笑,改了话题,“我这次给你带了礼物来,飞流有没跟你说?”


 梅长苏徐徐睁开双眼,羽眉微微上挑“看来是没说……飞流!你不乖哦,晨哥哥要把你用蓖麻叶包着装进木桶,从山坡上往下滚……”


(好,我算是知道飞流为什么这么讨厌少阁主了…

 

11. 蔺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淡淡道:“你骂也没用。他是多有主见的一个人啊,卫峥也好,你也好,谁拦得住他?”


(面无表情的少阁主.jpg,怎么觉得比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更苏233)


12.梅长苏笑了笑,反手握住聂锋地手臂,安慰道:“你别管太多,我的情形跟你不一样,现在很好。”


 “是不一样,”蔺晨凉凉地道,“你当年比他现在更……”


 “你给我闭嘴!”梅长苏霍然回身,怒道,“太闲的话滚出去玩,这里没你地事了!”


 “好好好,”蔺晨抬起手做安抚状,“我滚就是了。象你这样背不动了还什么都要背的样子,我以为我就喜欢看?其实这世上最任性地一个人就是你了,自己不觉得么?”


 “蔺公子,”卫峥皱着脸拉了拉蔺晨地胳膊,“你别总跟少帅吵,少帅有少帅的难处。”


 “他是你地少帅,又不是我的。对我来说,他就是梅长苏。”蔺晨的唇边一直保持着一丝笑纹,但眼睛里却毫无笑意,“我一直帮你,是尽朋友之责,要了你的心愿,可不是帮你自杀的。”


(蔺晨这样朋友太难得啦,心思通透,脾气好,有能力,又一门心思对朋友好)


13. “那你自己也要振作点才行,”蔺晨地神情竟是难得的严肃,“你这么怕靖王知道,不就是因为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信心吗?”


 “这也是没办法地事……如果我人在,就算景琰知道真相后再激动,也总有办法可以安抚他,但现在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倒下,静妃娘娘又在深宫之中,景琰那个性子……到时谁来阻止他的激愤?”梅长苏说这些话时神色十分宁静,显然决心已下,“现在地情势还远远称不上万无一失,我机关算尽这些年,绝不能到了最后关头,却让自己成为导致败局地那个变数,所以……只有委屈景琰了……


 “其实那个蒙挚说的挺对地,靖王自有靖王必须承担的东西,他也不是那种承不起的软懦之人,你按自己的考量做就是了,何必觉得对不住他?说到底,昭雪此案并非你一人之事,一人之责,你就是在这一点上过于执念了,才会这般心神疲惫。”


 梅长苏郁郁一叹,颔首道:“你说的这些,我自己何尝不知,无奈难以自控罢了。千辛万苦走到这一步,接下来只须等着景琰东宫册封,等着他大婚、监国、步步稳掌朝政,等着谢玉的死讯报入京城,等着夏江落网,逼皇上不得不同意重审……对于景琰来说,这一切需要他的努力,可对我来说,最需要的却是时间……”,


 “但你又不想让靖王为了替你抢这一点时间而有所冒进,对不对?”蔺晨挑起入鬓的双眉,笑得一派自信,“放心吧,有我在呢。我还准备将来新朝时仗你的势耀武扬威一番,哪有那么容易放你去死?”


(和梅长苏谈到靖王,少阁主是那种看的很明白的人啊)


14.“好了,不跟你们一般见识,总之我丢多少面子,就要数倍地拿回来,”蔺晨扬着下巴道,“长苏你听着,夏江现在归我收拾。他就是藏在老鼠洞里我也能把他挖出来,你就不许插手操心了,听见没?”


(自信的少阁主X1这种片段很多,就不一一截了)


15. 蔺晨是脑子极快极敏地人,旋即明白,哈哈大笑道:“东宫太子大婚,你就送这个?不珍贵不说,显然没费什么心思嘛。”


16.“佛牙是原来靖王殿下养的一只战狼,跟少帅非常亲近,”卫峥与聂锋一起从梅长苏的卧房内轻手轻脚地走出,将蔺晨带到院中,道,“听飞流的意思,大约是佛牙死了,少帅很伤心……”


 蔺晨摇摇头,“怕不是为了这个,他再念那头狼的旧情,也没到这个地步,若是今天太子突然死了,多年心血付诸流水,那还差不多。”


 聂锋跟蔺晨相处时间不长,不太习惯他这种口无遮拦的说话方式,瞪大了眼睛看他。卫峥在一旁皱着眉着道:“蔺公子,你说话也有点忌讳好不好?”


 “我说什么了?”蔺晨耸耸肩,“若是太子殿下是真龙天子,我这张嘴又怎么咒得到他?你也别急急地在院子里转圈儿,长苏心性坚韧,他自己也在努力调整情绪避免伤身,吐那两口血是好事,今天且死不了呢。”


他越说越过分,偏偏整个苏宅没人拿他有办法,两名赤焰旧将瞪了他半晌,也只好当没听见。


(这段我好喜欢哈哈哈哈哈哈,靖王殿下:


 


16.“我也曾经问过差不多的问题,连我爹都解答不了我,反倒是长苏说,在世人的眼中,生死是天大的事,可在上天的眼里,世间之大,茫茫万劫,浩浩宇宙,众生的公平决非体现在某一个人寿数的长短上,所谓有得必有失,当年活下来的那个人虽得了命,但他所失去的难道不是比性命更要紧的东西吗?”蔺晨一直笑着,可眼中却闪着水光,“听听他这论调,都快参悟成佛了。你们要是能懂他的心思,就别再拿自己的忠心去折腾他了,他不会同意的,反而要花费剩得不多的精力来劝抚你们,何苦呢?再这样逼他彻悟下去,只怕人还没死先就出家了……”


 蔺晨说到这里,努力想在唇角挤出一抹嘲讽的冷笑,无奈颊边的肌肉不太听话,只好抓起酒壶灌了几口,道:“你也别难过,这草不是完全没用,倒也能多缓些时日吧。”说着便将瓶子朝怀里一揣,拍拍衣襟一个人先走了。


(性情中人)


17.“那你带我一起去吧,”蔺晨伸了个懒腰站起来,“我喜欢言家那个笑眯眯的公子哥儿,他曾经到琅琊阁来花钱,问他将来的媳妇什么样。蛮可爱的。”


 “所以你就逗他,胡说八道的?”


 “嘿嘿。”蔺晨没心没肺地笑着,也不反驳,又扑到院子里追闹飞流了。


(逮着谁逗谁hhhh)


18.最后本着教育小孩不能失信的原则,苏宅的主人逼着蔺晨兑现输了以后的赌注----穿长裙跳扇子舞,整所房子的人都跑了过来观看,一时欢声笑语,扫尽数日来的沉闷与哀伤。


(导演大大我想看这一幕!!!


19.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,起来吧,蔺晨常说女孩子是很金贵地,你这样跪着象什么?”


(非常绅士的少阁主www)


20. “跟你说啊,我都计划好了,”蔺晨见他让步,越发兴高采烈,“我们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,住两天绕到秦大师那儿吃素斋,修身养性半个月,再沿沱江走,游小灵峡,那儿山上有佛光,守个十来天的一定看得到,接着去凤栖沟看猴子,未名、朱砂和庆林他们也很久没见面了,随路再拜访拜访,顶针婆婆地醉花生你不是最喜欢吃了吗?咱回琅琊山之前去拿两坛子……”


(少阁主是会玩的)


21.可是无论是算无遗策的梅长苏,还是洞察天下的蔺晨,此时此刻都没有想到,仅仅就在两天之后,数封加急快报星夜入京,如同一道道霹雳般,瞬间炸响了大梁帝都的天空。


(全文关于少阁主最喜欢的一句!洞!察!天!下!)


22.最后一次出场:


 “我知道。”梅长苏淡淡地点头,“人生在世,终究一死。蔺晨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
 蔺晨牙根紧咬,一把扯开自己的衣襟,从内袋处抓出一个小瓶,动作十分粗暴地丢给了梅长苏,冷冷道:“放弃也罢,选择也好,都是你自己的决定,我没什么资格否决,随便你……”说着转身,一脚踹开房门,大步向外就走。


 “你去哪里?”


 “外头的募兵处大概还没关吧,我去报名,”蔺晨只是略停了停脚步,头也不回地道,“我答应过要陪你到最后一日。你虽食言,我却不能失信,等有了军职。请梅大人召我去当个亲兵吧。”


 (真真的重情重义……另外这文真的是,人人都爱梅长苏)


*蔺晨和靖王没有见过面(又萌了一对拉郎,sad)


*万能少阁主会医术,懂权谋,重情义,好欺负,洞察天下。好阁主,不萌一发吗?